您现在的位置:单职业传奇 > 超变单职业 >

单职业传奇网站-南方网:新闻调查:打击网络游戏“外挂”好事多磨

来源:http://www.cnpc.ws 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9-01-09 22:12

  南方网讯 去年12月23日,“私服”、“外挂”等违法行为列为“扫黄、打非”的范围,引起广泛瞩目。“这项政策能够出台,很大程度上依赖网络游戏运营商的推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去年6月4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人大北路33号院的网星公司办公楼里突然挤满了人。几十号“魔力哥哥”和“魔力妹妹”蜂拥而至欲“讨个说法”。原来他们为之花费很多金钱和投入许多精力的网络游戏(以下简称“网游”)账号在一夜之间消失。

  网星公司是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商,在业内以引进日本艾利克斯公司制作的网游《魔力宝贝》而著称。在此前一天的6月3日,网星公司一口气永久删除了59543个使用网游“外挂(非法制作销售的程序卡)”的玩家账号,是迄今为止业界最大的一次删号行动。
  
  “使用‘外挂’的人就像在运动会上使用兴奋剂一样,所以我们要不遗余力打击‘外挂’。”网星公司市场部反“外挂”的工作人员屠宸表达了该公司坚决打击“外挂”的决心(参见辅文:《一个运营商的反“外挂”之路》)。
  
  根据瑞星公司最新发布的《网络游戏安全市场调查报告》显示,超过73%的玩家正在使用或者将要使用“外挂”。业内人士将“外挂”称为中国网游的“痼疾”,玩家们把它称为中国网游的“海洛因”。仅此一项每天带给网游运营商的损失在10万左右。
  
  决策者与商家的“一致”
  
  12月23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召开了针对“外挂”、“私服”专项治理行动新闻发布会,正式将“私服”、“外挂”等违法行为列为“扫黄、打非”的范围。
  
  “外挂”、“私服(私自架设的服务器)”在网络游戏运营商眼中如“过街老鼠”的背后是网络游戏产业的勃兴。据国际数据公司(IDC)统计,以网络游戏为主的数字娱乐产业,去年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超过350亿美元,远远超过为人熟知的电影业市场,成为又一块诱人的大蛋糕。
  
  网络游戏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并有日益壮大之势。在去年10月份公布的“胡润版中国内地百富榜”上,以网络在线游戏为主营业务的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陈天桥一跃而登上第十位,财富高达40亿元。
  
  以“私服”(私设游戏服务器)、“外挂”为代表的“地下产业”正日益侵害着网络游戏产业的良性发展。在这一点上游戏运营商和中国出版界的高层已达成了一致。
  
  12月23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召开了针对“外挂”、“私服”专项治理行动新闻发布会,正式将“私服”、“外挂”等违法行为列为“扫黄、打非”的范围。在会上,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于永湛代表五部委向“外挂”和“私服”宣战。
  
  国家五部委还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对“私服”、“外挂”专项治理的通知》,明确了分工,责任落实到个人,此项打击行动将持续到今年3月。各大网游运营商随即开始全力配合官方的打击行动,并纷纷作出重要表态。
  
  一场维护虚拟世界正常秩序的“战争”正在现实世界中展开,仅仅一周时间,大量知名的“外挂”销售网站已经停止运营。但专家估计,“外挂”真正就此退出网络游戏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外挂”的由来
  
  许多玩家受经济利益驱使,想方设法取得各虚拟物品,具有复制物品和强行交易功能之类的恶性“外挂”也就应运而生,打乱虚拟世界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
  
  早在文字版网游进入中国的时候,“外挂”就已经产生,但很长一段时间,“外挂”仅限于娱乐辅助等功能,由一些有编程技术的玩家免费向大家提供。
  
  随着网游的发展,游戏中也遵照经济规律,并且经济功能越来越强,虚拟物品的经济价值开始在现实中得到体现。许多玩家受经济利益驱使,想方设法取得各虚拟物品,具有复制物品和强行交易功能之类的恶性“外挂”也就应运而生,打乱虚拟世界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
  
  亚联公司的程序员张雷告诉记者,中国几乎所有的网游都有“外挂”,但可分为良性“外挂”和恶性“外挂”两种。
  
  对于前者,网游运营商往往持较容忍的态度,这类“外挂”不但不影响虚拟世界的正常秩序,往往还会弥补游戏设计的不合理之处;如早期的《传奇》,它不显示玩家的血条,什么时候被打死都不知道,良性“外挂”就弥补了此类缺陷,官方后来改版升级游戏后,反而把这种“外挂”的功能全加上了。

  恶性“外挂”却对游戏系统进行恶劣的修改和欺骗,比如玩家可以不亲自操控角色,它会自动打怪,捡拾财物和配备,在变态单职业传奇游戏里面,药品吃完了还会自己到药铺去购买,正常玩家要多次打击才能打死的怪物,它两三下就将之击毙;更为恶劣的还能偷看、盗取其他玩家的配备及财物。因此,使用“外挂”的玩家在升级速度、挣钱数量、获取极品配备的机率上远远胜过不使用“外挂”的玩家。
  
  “外挂”最显著的恶劣后果主要有两个:第一是缩短了网游运营的寿命,根据游戏设置,本应一年或两年才能做到事情,使用“外挂”两个月就能达到,最终损害运营商的利益,从而影响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第二是影响了“虚拟世界”的“秩序”,损害其公平性。
  
  运营《魔力宝贝》的北京网星公司副总林阜民告诉记者,因为使用“外挂”而产生的欺骗、盗号等纠纷层出不穷,玩家最后都向运营商赞扬,处理大量的这类事务使运营商疲于奔命。网星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到上千次赞扬电话。
  
  他表示,业界虽然一直都反对“外挂”,但起初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有的公司甚至害怕查封外挂流失玩家,影响收入,但长远来看,它对公司和整个行业都有巨大伤害。
  
  惊人的“地下产业”
  
  一个月能有8万-10万元的收入,基本上可做到零成本运作。规模稍大一点的“外挂”开发商,一年有几百万收入是很正常的。
  
  随着网游产业的蓬勃发展,一些人看到有利可图遂开始将“外挂”开发其作为赚钱的工具,收费“外挂”因而出现。张雷说,他的一位朋友曾做过“外挂”销售生意,注册一个ID收50元钱,一个月能有8万-10万元的收入,基本上可做到零成本运作。规模稍大一点的“外挂”开发商,一年有几百万收入是很正常的。销售“奇迹伴侣”“外挂”的公司就曾声称,《奇迹》常在线玩家的50%都在使用“奇迹伴侣”,伴侣公司月入200万。
  
  也许更令国外同行惊奇的不止是中国“外挂”泛滥,而且已经组织化,产业化;分工严密,开发商、运营商、代理商各司其职;形成了遍及全国的销售网络,其规模不亚于正规运营商。全国除西藏以外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包括台湾、香港在内都有销售网点,并且出口至东南亚地区和日本、韩国。一位以打击“外挂”为职业的段先生告诉记者,“可以说,有中国人玩网络游戏的地方就有‘外挂’销售。”
  
  “外挂”点卡和传统的游戏点卡形式相类似,品种要比游戏卡多一些,分为实体卡和虚拟卡,实体卡有“包月卡、次数卡、终身卡、一卡通等等;虚拟卡也分为“次数卡、月卡、季卡、年卡”。
  
  记者通过秘密渠道看到一张《奇迹》“外挂”代理商名单,京津沪地区细化到各城区,各省细化到市一级,各代销点店名、负责人、各种联络方式以及账号一应俱全,即使是主流运营商,规模也不过如此。很多“外挂”产品还有自己的服务代码,以防串货。
  
  在销售网点的规模和属性方面,既有与网络游戏相关的游戏软件销售商,也有网吧业主,传统的正版游戏软件和其他商业软件公司也有参与,IT流通渠道其他企业也参与其中。音像店,电玩店,邮政报刊领域,各类卡销售点,书报电话厅,书店是常见的销售网点。在GOOGLE里键入“外挂”二字,可以搜出60万个查询结果,绝大多数都是“外挂”下载和销售信息。
  
  在网上兜售“外挂”存在大量的欺骗行为,很多玩家汇完钱后杳无音讯。由于已经“产业化”,有巨额利润的驱使,“自发竞争”的规律也体现在“外挂”市场。“外挂”开发商之间同样存在极为激烈的竞争,竞相以开发出“功能更强大”的“外挂”来吸引玩家。每个网游开始运营时,各种“外挂”相继问世,经过激烈的“市场角逐”,功能弱小,服务差,信誉度不高的“外挂”会被淘汰出局,仅剩下几个“主流”“外挂”。
  
  “外挂”的火爆,也使得附着于网游的另一个“产业”火爆起来,这就是“代练”。很多玩家对于繁重、枯燥的升级练习感到畏惧时,这个“产业”就应运而生了。当初,在《传奇》里,“代练”40级以上的角色,每升一级收费是4000元。而40级以上的人物,即使24小时不停练习,也要花费一个月时间才能升一级。为了提高运作效率,因而代练组织基本上都选用“外挂”来工作。
  
  张雷说,“外挂”在欧美、韩日地区的使用率顶多是1%。林阜民则表示,据他所知,国外网游基本没有“外挂”。至于外如挂为何惟独泛滥于中国,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也许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关。一位网民点评,“大侠我是最强,天下武功惟我第一,获取秘藉宝典和神兵利器不择手段的心理既体现在武侠著作里,也体现在网游中!”
  
  张雷表示,由于“外挂”的普遍使用,严重影响了中国玩家的声誉,很多外国的游戏已经封了中国的IP,禁止中国玩家登录。
  
  运营商“动手”了
  
  去年5月8日,网星公司举办“绿色网游新世界”系列活动时,首次提出“运用法律武器打击‘外挂’”网星同时还寻觅机会向一些官员和法官反映“外挂”的状况。
  
  随着活动进展,网星、盛大、九诚、乐谷等29家国内主流网络游戏公司先后就反“外挂”问题表态。
  
  网游“外挂”泛滥至此,网络游戏运营商们早已渐渐按捺不住。去年5月8日,网星公司举办“绿色网游新世界”系列活动时,首次提出“运用法律武器打击‘外挂’”网星同时还寻觅机会向一些官员和法官反映‘外挂’的状况。结果此次活动反响越来越大,关注者越来越多,业内一场大规模的“反“外挂””活动就此开始,并引起了文化部,新闻出版署的注意。
  
  随着活动进展,网星、盛大、九诚、乐谷等29家国内主流网络游戏公司先后就反“外挂”问题表态。期望借助法律手段的有力支持对“外挂”进行彻底打击,成为业内一致呼声。为促成反“外挂”的氛围和声势,新浪游戏频道做了大量串联工作,四处拜访游戏公司。新浪游戏频道表示,他们是基于这样一个考虑:为了怕玩家流失到别人那里去,打击“外挂”不能我打别人不打,必须把大家都联合起来,要把使用“外挂”的玩家“逼”到毫无选择,没有退路的地步。
  
  7月4日,活动迎来一个重要转机。当天,网星副总林阜民和大宇资讯董事长李永进率先在《中国主流网络游戏厂商反“外挂”联合宣言》签下名字;紧接着,包括清华同方、亚联等在内的所有国内主流网游运营商陆续在宣言上签字。新浪游戏频道将把这份宣言作为重要的资料提交给国家有关主管部门,为未来的网络游戏针对性立法工作提供参考。
  
  7月23日,挂靠于新闻出版署的“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游戏工作委员会”成立,政府表明了对该产业高度重视的态度。12月底,五部委联合发文,公开表态将“外挂”列入扫黄打非范畴。

  下一步期待立法打击“外挂”
  
  “目前,‘外挂’的猖獗势头受到很大程度遏制,但打击‘外挂’仍面临‘无法可依’的尴尬状况。”
  
  12月19日凌晨,在《奇迹》运营商上海九诚公司的配合下,公安部破获“奇迹便宜‘外挂’”、“奇迹伴侣”两个“外挂”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于18日、19日先后在河南、北京落网。《奇迹》官方网站立即张贴出“普天同庆———没有‘外挂’的奇迹!”的公告,并向广大玩家赠送“虚拟宝石”以示欢庆。12月25日,运营《天堂》的新浪乐谷发布了第一篇讨伐“外挂”的战斗檄文,《天堂》官方网站即于26日上午遭到黑客攻击,对此,乐谷仍然作出斩钉截铁地反“外挂”表态。
  
  “目前,“外挂”的猖獗势头受到很大程度遏制,但打击“外挂”仍面临“无法可依”的尴尬状况。”新浪乐谷的副总裁杨震表示,相关立法滞后,面对越来越多的涉及游戏运营商和开发商合法权益的“私服”和“外挂”等侵害,以及对用户的账号盗取等权益的损害,还没有法律法规的解决手段。
  
  一日之内永久删除59543个账号,上门的玩家有的“声讨”有的叫好.
  
  一个运营商的反“外挂”之路
  
  涉嫌使用“外挂”被游戏运营商删去账号的“魔力宝贝”们到网星公司讨说法。
  
  网星公司副总林阜民是反“外挂”活动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前年年底,北京网星公司引进网游《魔力宝贝》,并开始对游戏进行免费的公开测试;2003年1月,正式运营该款游戏;4月份的时候,随着玩家越来越多,“外挂”这个幽灵出现了,并且呈增多的趋势,魔力世界的秩序开始受到威胁。
  
  “2003年4月,魔力世界里的货币(魔币)总量是3千亿,但到了去年11月时,我们惊奇地发现,魔币总量已经疯长到了6千亿。”
  
  一位“正直”玩家的“堕落”
  
  屠宸通过讲述一位著名魔力玩家陈宇(化名)遭遇“外挂”的故事来解释“魔币”的增长。陈宇之前从未玩过其他网游,玩魔力之后便一口气玩了大半年,并且在国内一个著名的魔力论坛任管理员,名气不小,声誉颇佳。突然有一天,陈宇在论坛上消失了。有玩家揭露说,他其实也是一个“外挂”使用者,由于使用“外挂”被网星删号了。这一下“舆论”大哗,议论纷纷,很多尊崇陈宇的玩家表示不相信,认为肯定是网星误删他的账号。
 
  陈宇的消失在一定时期内的确是个谜,但没过多久,他自己揭开了谜底,写下一篇万字长文,沉痛揭示自己使用“外挂”的心路历程,并表示深深的悔意。陈宇认为,用了“外挂”来“钱”快,但是大家都用了又有何意义。
  
  在玩魔力很久以后,陈宇发现,有钱人怎么越来越多?朋友告之:“你傻啊,那是使用了“外挂”的结果!”一向踏踏实实混在魔力世界的陈宇的确吃惊不小,朋友于是向他推荐了“外挂”。
  
  一天晚上,陈宇通过“外挂”使用几十个角色同时登陆进魔力世界,然后就去睡觉,剩下的事都交给了“外挂”。第二天醒来,第一次使用“外挂”的结果让陈宇惊呆了。他把所有角色所获得的魔币加起来一算,一个晚上挣了100多万。也就是说,不使用“外挂”的玩家要不休息地打怪物至少167个小时才能挣到这么多钱。很多玩家为什么短短数天就拥有别人需要辛苦大半年才能积累起来的财富,陈宇这回算明白了。
  
  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的交易
  
  当一个网游火爆起来,虚拟货币、虚拟配备、游戏点卡、人民币这四者就开始挂钩,发生大量交易行为。2003上半年,一张《魔力宝贝》的游戏点卡价值魔币7万-8万元,如今,已经涨到了12万-16万元。导致魔力世界通货膨胀,魔币购买力下降的正是两个“外挂”程序———“魔力极限”和“魔力使者”。
  
  由于“外挂”让魔力世界里的虚拟人物“脱贫”,也能让现实中的人致富,使用“外挂”大量非法获取魔币的人开始用其交易人民币。有的玩家用一张点卡同时在北京、黑龙江等几十个“星系”储值,其目的很明显,就是流窜于全“星系”进行魔币-人民币交易。根据网星提供的数据,按照250元∶100万魔币的“汇率”,曾有一位玩家一个月挣了三万多元人民币。同时,一些玩家开始对游戏失去信心,由于害怕魔币和配备贬值,抛售自己拥有的珍稀宠物和配备。而这个,正是业内人士最担心的后果———“网游寿命缩短”。
  
  运营商和“外挂”的激烈过招
  
  网星对“通货膨胀”深感忧虑,开始了与“外挂”的激烈过招。2003上半年,先是进行了摸底调查,然后向“魔力根限”、“魔力使者”的经营者发去了律师函。不久,“魔力极限”的经营者回馈了信息,答应从此停止该“外挂”的开发和经营,网站也宣告停止运营。但“魔力使者”的经营者———福建“创宇集团”则对此等闲视之。更加令人惊讶的是,“魔力根限”退出江湖后,一个新的“外挂”“魔力妹妹”又入侵到魔力世界。这个新“外挂”对系统的修改、破坏“更上一层楼”,可以完全抛开《魔力宝贝》客户端直接运行。
  
  时间逼近2003年6月份,网星决意来一个大手笔,以示反“外挂”的决心。在此之前,网星在魔力世界里广为传播消息,苦口劝说“外挂”使用者“痛改前非”,并且表示将会“既往不咎”。
  
  5月8日,网星开始了持久的以“绿色网游新世界”为主题的打击“外挂”系列活动;同时,在系统里使用技术手段追究“外挂”使用者的工作正紧锣密鼓进行中,并且开通了举报论坛和电话。
  
  商家和湖南玩家的诉讼
  
  6月4日,网星公司办公楼里突然挤满了人。是什么原因使网星如此热闹?原来,6月3日,网星一口气永久删除了59543个使用“外挂”的玩家账号,是迄今为止业界最大的一次删号行动;结果导致“魔力哥哥”和“魔力妹妹”蜂拥而至闹网星。“真没想到,这次大删号之前我们已经一遍遍地警告,还是有那么多人‘执迷不悟’”屠宸说。
  
  尽管删号引发轩然大波,但网星的态度依然坚决,不过“麻烦”没有到此为止。7月中旬,湖南长沙被删号的魔力玩家吴伟在多次与网星交涉无果的状况下,将其告上法庭,成为中国首例网络游戏官司。
  
  吴伟2002年10月开始玩《魔力宝贝》,先后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为使自己在魔力世界里加速成长,并购买了“外挂”来使用,到账号被封那天,他已经是77级的高手。吴伟认为网星对自己作出永久停权处理,使得投入的大量金钱和心血化为乌有。同时,他把自己购买游戏点卡的网星湖南代销商长沙杰出电脑软件公司、长沙同和软件公司当作第一、二被告向法院起诉。
  
  吴伟在起诉书中要求被告退还他购买《魔力宝贝》充值点卡所支付的金钱;判令网星立即恢复他在《魔力宝贝》中的账号、账号中的角色以及物品,并公开赔礼道歉;判令第三被告网星与第一、第二被告共同赔偿其精神损失费5000元,并承担诉讼费用。长沙芙蓉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但至今没有结果。
  
  “每一次打击‘外挂’,对网络游戏运营商来说都有成本付出的!”新浪游戏的工作人员戴斌谈到这个话题时特意强调了一下。
  
  云南玩家千里赴京力挺网星
  
  “魔力宝贝”闹网星当天,一位玩家接受了新浪游戏的采访,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从未使用“外挂”,网星的做法是不对的。但在当晚,网星的市场部员工监控《魔力宝贝》的“‘外挂’论坛”时惊奇地发现,该玩家发了一个帖子,颇为自豪地表示,当天去闹网星了,并且还接受了新浪游戏的采访;同时遗憾地说,兄弟姐妹们,大家好样的,可惜今天闹得不够狠。网星工作人员立即将该帖画面截屏,传送到新浪游戏游戏公诸于众。
  
  云南玩家力挺“反外挂
  
  大规模删号带来颇多烦恼,6月12日发生的另一件事对网星来说无疑是个喜讯。当天上午10时,一位昆明的魔力玩家宋严硕跨进了网星公司大门。宋严硕此次千里赴京担负着一个特殊使命———代表上万云南魔力玩家来京声援网星“反‘外挂’绿色网游”活动。
  
  他从包里掏出了一挂8米长的黄色横幅,上面写有一排“反对‘外挂’,还我一片绿色净土”的大字,其余的地方密密麻麻地排列了各种诸如“支持网星,反对“‘外挂’”的签名。
  
  网星副总林阜民握住宋严硕的手说:“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能够得到玩家的支持,我们十分感动!”宋严硕还带来了云南玩家致网星的联名信,其中有一段如此写道:“我们都热爱《魔力宝贝》,在游戏中有我们难以割舍的朋友,我们曾经一起练级,一起打BOSS,一起欢笑,一起哭泣,但是自从有了‘外挂’,骗子多了,人情却少了,名片中经常自动回复的是:挂机练级中,请勿打搅。大家总是觉得好无聊,渐渐的,很多玩家离开了……”联名信中还提到,对于“外挂”团伙的“同党”大闹网星的行为表示谴责。
  
  云南玩家还发出了呼吁:“我们舍不得!我们割舍不下魔力宝贝中的一切,现在我们大家发誓要与一切魔力‘外挂’划清界限,再也不使用任何形式的‘外挂’,并且呼吁全国玩家一起抵制‘外挂’,不要因为自己一时的糊涂,换来自己无尽的后悔!”
  
  事隔不久,同样在这次删号的行动中被永久停权的陈宇以实际行动表达了他的忏悔。陈宇制作了一个反“外挂”的FALSH,被国内各个魔力论坛所转载,他成为了《魔力宝贝》中国内地地区反“外挂”的一面旗帜。

  “外挂”集团的对策
  
  屠宸告诉记者,在五部委发布打“外挂”新闻后,“魔力妹妹”无法使用了;“魔力使者”的网站立马改头换面,变成了“中国代练网”,并从收费变为免费,但“使者”仍然有效,只不过彻底改为地下运营。屠宸说,“外挂”集团的策略是,一定要稳定住“外挂”使用群体,只要能保证一个网游中有70%的玩家使用“外挂”,网游公司会因为害怕查封如此之多的玩家导致客户流失而束手无策。
  
  据悉,目前,对于网游纠纷可以参照的法律仅有《著作权法》、《合同法》和《电信管理条例》。林阜民说,“我害怕‘外挂’销售者为避风头,只是暂时收手。若要使问题得到根本解决还是得靠立法!”

  -名词解释
  
  ●外挂
  
  一种为达到某种目的,修改游戏系统,欺骗服务器的作弊程序。
  
  外挂,指位于网络游戏主程序以外,直接作用于网络游戏主程序,而达到加速、看血、封包、增加游戏原本没有的功能的小程序。打个通俗一点的比喻,就是通过修改工具,直接去修改游戏内容,其原理跟单机游戏的FPE金山游侠等游戏修改工具一样。
  
  网络游戏之所以能够成为区别与普通单机游戏的最有新意的多人互动游戏,主要是在于其开辟了一条新的游戏道路,把社会性协作引入了游戏中,生产、战斗、采集,环环相扣,缺一不可。而“外挂”的出现,无情的粉碎了这个原本公平努力奋斗的世界。

  ●私服
  
  是指未经授权许可私自设立的网络游戏服务器。“私服”直接从代理商和开发商口中抢客户,用极端优越的条件吸引顾客。业内人士认为,“私服”本质上就是“盗版网络游戏”。
  
  如果要打一个比喻的话,“外挂”相当于海洛因,“私服”则类似盗版碟。“私服”分流了部分客户,夺取了正规运营商的小部分利润。记者调查发现,有的玩家认为私服给他带来了更多的乐趣,因为在有些私服中,游戏对于玩家的要求比“官服”低。
  
  比如“官服”中规定练到某个级别才可以去的地方,“私服”则完全开放;“官服”中极难一见的珍稀物品和配备,“私服”中可以轻易获得。
  
  除了以营利为目的的“私服”外,很多“私服”架设者纯粹为了体验一下运营网游的感受,所以选择了免费服务”,“一旦收费性质就变了!”业内人士表示强调,不管收费“私服”还是免费“私服”,一大特点就是极不稳定,随时会因为正规运营商的赞扬,设备和资金短缺而关闭。

编辑:付昱

新闻点击榜

    变态单职业,迷失单职业,超变单职业,中变单职业,单职业传奇网站

    南方网,新闻,调查,打击,网络游戏,外挂,好事多磨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声明 | 特殊符号 | 单职业传奇 > 超变单职业 >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注:CnPc网址之家-变态单职业_迷失单职业_超变单职业_中变单职业_打金单职业传奇网站聚集地 备案号:粤ICP备09085565号-1

Copyright © 2011 - 2018 单职业传奇私服 http://www.cnpc.ws All rights reserved